本土化才是翻拍剧未来

嘉年华娱乐

2018-10-28

【行业观察】在刚落下帷幕的金鹰奖颁奖典礼上▓▓▓,荣获“优秀电视剧”奖的《漂亮的李慧珍》引起了颇多争议——由于该剧翻拍自韩剧《她很漂亮》▓▓,许多观众认为其翻拍质量低、毫无创新性▓,能拿奖代表着国剧在制作与审美水平上的下滑▓▓,此事也在韩国互联网上遭到群嘲▓▓。 巧合的是▓,目前在韩国热度高居不下的两部电视剧同样是翻拍剧:《从天而降的一亿颗星星》(以下简称《一亿颗星星》)与《最完美的离婚》分别翻拍自2002年、2013年热播的同名日剧▓。

尤其是韩版的《一亿颗星星》▓,扛住了原版珠玉在前的压力,凭借出色的改编与演员不俗的演技斩获了高收视▓。

中韩两国的电视剧行业近年来都刮起了一股翻拍热潮▓,但总体来看,两国翻拍剧的质量与口碑却是云泥有别。 韩国翻拍剧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国剧借鉴呢?粗暴复制是国产翻拍剧的通病《漂亮的李慧珍》遭遇水土不服▓,很大问题在于其与原版的人物设定▓、剧情台词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女主角的名字都相同▓,堪称“像素级复制”▓;但在服化道具▓、灯光摄影方面又无法做到如原版一样精致细腻▓,在演员演技方面则更是不可与原剧几位演员同日而语▓▓,这直接导致了国内观众认为该剧过于僵硬,不仅不美,更是毫无灵魂。 《漂亮的李慧珍》一剧绝非个案▓▓,类似《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求婚大作战》等国内翻拍剧多多少少都存在这种简单粗暴的“拿来主义”现象。

由于翻拍经常被解读为一种市场行为▓▓▓,其深层的文化内涵就很容易被忽略——无论是从传播角度还是受众角度上来说▓▓,翻拍剧已经失去一部分新鲜感▓,在跨文化传播效果层面有所折损,如果再没有本土化创新和具有超越性的再演绎,很难获得观众的认同▓▓▓▓。

而在本土化创新方面▓,韩国的诸多翻拍剧则实实在在地给我们上了一课▓。

本土化创新是韩国翻拍剧的灵魂韩国翻拍剧的最大优势在于能够在原版基础上做出适当的改编与创新▓,使之适应本土化需求▓,为作品注入“灵魂”▓。 具体到方法论层面,其主要手段在于通过构建适宜本土呈现的语言▓、色彩、行为等视听符号,抑或通过调整故事情节与内核来契合本土化国情▓、民情与风情,来唤起符合本土文化习性的价值观与道德情怀。

调整视听符号是韩国翻拍剧本土化最常见的措施▓▓。

例如原版《一亿颗星星》中女主角有一种日式的神经质与冷漠感,翻拍版为了使之更适应韩国职业女性的性格特点▓▓,在女主角的服化造型上多选取低饱和度的温柔颜色,在电视剧整体的调色上也更为朦胧柔和。

又如原版的《最完美的离婚》中▓,许多展现主人公日常生活的镜头是通过俯视角度拍摄的▓,给人一种“上帝视角”的感受;而剧组考虑到韩国观众大多习惯了以主角视角来观剧▓,在运镜方面则多选取平视及仰视视角拍摄,力求为观众带来更好的代入感▓。 韩国翻拍剧在故事情节与故事内核上所做的本土化创新则更见功力▓▓。

翻拍自同名穿越题材英剧的韩剧《火星生活》将穿越年份设定在韩国变革浪潮初现的上世纪80年代末,同时也增添了反映当时城市化进程与女性平权运动的情节▓▓,从而在兼顾原版故事追求公平正义内核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对于国家历史进程与历史理性的深度思考。 再如翻拍自知名美剧的韩版《犯罪心理》并没有严格对照美版故事▓,而是将故事揉碎再重新整合▓▓,使之适应单集1小时左右的长剧▓;此外该剧也添加了诸如反映校园霸凌▓▓▓、教育资源不公等更有东亚文化特色的情节▓▓,让韩国观众更有共鸣的同时,也为该剧的人文情怀增添了一抹亮色。 翻拍作品应当成为原创作品的助力在《漂亮的李慧珍》一剧得奖之前,国内翻拍剧的规模已然不小▓。 诚然翻拍剧有其优势:从市场角度来说▓,被翻拍的原剧有观众基础▓,易于在受众层面产生话题,也方便资本运作与商业化变现▓;从产业角度来说,翻拍剧在某种程度上更能够弥补国内电视剧所缺失的类型▓▓,利于产业多元化发展▓。 但现阶段的国内翻拍剧▓,尤其是流量与口碑倒挂的翻拍剧▓,对于国内影视行业的整体发展弊大于利:它们大多是产业上下游从业者迫于资本与效果▓,出于急功近利的心理▓,以规避风险的态度所产出的作品▓,毫无技术价值与美学价值可言▓▓▓,如果任由这类低质量翻拍剧霸屏▓▓,久而久之将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众所周知▓▓,原创作品的数量与质量一直是影响影视行业发展水平的关键因素▓。 长远来看,我们应像韩国从业者那样▓,正视翻拍剧的优缺点▓▓,在翻拍中学习,在借鉴中创新▓▓▓,让翻拍作品成为利于原创作品发展的奠基与助力▓。

□沈持盈(剧评人)。